八思巴佛學院
薩迦傳承
上師法相
薩迦法王
究給仁波切
阿貝仁波切
佛法釋疑
專題報導
佛教故事
聖地記事
活動訊息
聯絡我們

 

圓滿成就的究給 企千法王

  究給 企千法王 ,他出生於神聖的戒氏家族,據說此法脈是從光音天相傳至今,他是戒氏家族夏魯•庫賢支系的後裔,也是此法脈中極受尊崇的長者。至今已經有許多忿怒尊降生在戒氏家族,其中有些是密續本尊喜金剛的化現。包括現任的「究給•企千」在內的戒氏家族上師身上,他們通常在大腿上都會有個類似老虎斑紋的特殊胎記,看起來就如喜金剛或時輪金剛等忿怒尊的虎皮裙。

  一九二八年,究給 企千法王 九歲時,收到一封來信,信中認證他是藏中遍波•那仁札寺的第十八任「究給•企千」。後來又在另一封信,以及傳授究給仁波切沙彌戒時的談話中,提到他是「究給轉世喇嘛」。前任「究給•企千」(仁欽•欽哲•旺波)的弟子,知道這意味著仁波切不但是前任「究給 企千」的轉世,也是其「傳承主脈」的持有者。這種情形很不尋常,因為仁欽•欽哲•旺波圓寂的時候,現任的「究給 企千」已經八歲了,不過像這樣的情況偶爾可在偉大上師的傳記中見到。

  在此期間,成就極高的學者兼瑜伽士那羅仁波切,將所有殊勝的佛法傳承傳給究給 企千法王 ,還有金剛乘的所有修行法門,並教導他如何修學。在法王 十五歲到十八歲的這段期間,那羅仁波切曾指導他修學氣、脈、幻輪等密續瑜伽。

  究給 企千法王 自坐床直到七十九歲為止,一直駐錫在那仁札寺,主持各種法會、壇城儀軌、儀樂演奏,以及各種主要的藏傳佛教修持傳承。至今他始終持守比丘具足戒,他也以清淨持守律藏的波羅提木叉(別解脫戒)而聞名,此外還完全持守菩薩戒和密乘誓戒,因此他是圓滿持守三種戒律的殊勝上師之一。這三種律儀戒分屬三種佛乘:波羅提木叉是聲聞緣覺乘,菩薩戒是大乘,而密乘誓戒則是金剛乘。

  究給 企千法王 已圓滿四部密續所有主要本尊的禪修閉關。早在青少年時代後期,他便完成密集金剛、大黑天、獅面空行母、白文殊、白度母等本尊的閉關。法王對佛法的各種主要學問都有廣泛的研究。不但是持戒精嚴的修行者,他是通曉文學、詩、歷史、佛教宇宙觀的學者,更是在傳統藏詩方面有相當造詣的大師。

  一九五九年,拉薩發生反抗中國入侵西藏的抗暴運動後,究給 企千法王曾夢見一位騎乘巨大黑馬的男眾對他說:「我會給你通行證離開這地方。」接著出現一位白衣尼眾對他說:「這是你的通行證。」然後便交給他一份文件。法王曾透露,這兩位就是降魔勝者和白衣天女,是普巴金剛和蓮花生大士的護法。祂們也是薩千•貢噶•寧波生平的護法,曾現身於薩迦發出警告,說薩千在他研習的佛學院中生病了。由於這些因緣,所以究給 企千法王在安全抵達慕坦之後,就為降魔勝者建了一座佛壇。究給 企千法王在中國人佔領拉薩兩天之後,決定離開西藏。法王曾經諮詢一尊女護法的神諭,指示他離開前往北方。後來他決定遵循這尊護法的指引,儘管當時中國的飛機在天上盤旋到處轟炸,但是他仍成功逃離西藏,前往邊界附近尼泊爾境內慕坦地區的羅•蒙桑安全避難所,並且開始他在海外的傳法活動。

  因為有許多藏傳佛教傳承的持有者,都曾領受過究給 企千法王的傳法,因此他被視為無上的神聖上師。究給 企千法王至今已將他的法脈傳承給薩迦派的所有上師,以及寧瑪、噶舉、格魯各派的許多仁波切及喇嘛,接受過他傳法的弟子不計其數。

   究給 企千法王隨身侍者旺度拉說過一個小故事。一九七○年代,法王駐錫於藍毗尼園時,有次待在寺院樓上的房間中閱讀。當時旺度拉正在隔壁的房間休息,他聽見仁波切以充沛的聲音在說話,猶如正在傳法。翌日早晨法王問他:「昨晚你是否有聽到什麼聲音?昨晚真是非常幸運,我看見哦千•貢噶•桑波(哦派的創立始祖)的淨相化現在眼前!」仁波切向他透露,哦千出現在他前上方並伸出手,當時他便握住哦千的手,然後以深深的依止心將它放在自己的頂輪上。

  究給 企千法王就如此握著哦千的手,並將哦千著名的讚歌《無上事業》的完整論釋獻給哦千作為供養。法王告訴旺度拉,哦千是位偉大的上師,他像法王那樣嚴守比丘戒律,且他們都持有並修持喜金剛與「不共道果」法門。由於這些原因,所以哦千對究給 企千法王感到非常歡喜,而讓智慧身的淨相化現在他面前。

  究給 企千法王早年在西藏時,曾傳授許多金剛乘灌頂和其他修法,且每年都會閉關禪修。在他的佛法事業中,曾出現許多能徵他成就的瑞兆。據他的一位親近弟子描述,有次法王傳授為期十三天的大日如來灌頂,法會最後一天傳授白瑪哈嘎拉灌頂,當時會場的佛壇上,有點燃一百盞供養諸佛菩薩的酥油燈。曾有一刻,所有酥油燈的燈火全匯聚在一起,成為一團巨大的火焰,並以順時鐘方向盤旋上升,這團火焰愈升愈高,最後消失在空中,當時有很多人都親眼目睹全部的過程。

  一九七七年,究給 企千法王在察讓寺傳授「道果」。察讓寺的法座就是哦千的法座,這座位於慕坦的寺院是哦千•貢噶•桑波所建。一九七七年法王訪問慕坦時,曾傳授為期一個半月的「道果」,並指導僧眾依佛制作歷時三個月的結夏安居。要前往慕坦須先經過尼泊爾北部的波卡拉和炯森,途中必須騎馬越過河流。當法王正在橫渡一條很寬的河流時,出現很大的彩虹,在橫渡的過程中一直環繞著法王和他的馬。當時在四周約有十五至二十個人,有些人以為彩虹是因為究給 企千法王的馬濺起水花,反射了陽光所致。然而,卻沒有任何彩虹圍繞著其他騎乘者,且彩虹看起來似乎是呈圓球狀,一路跟隨法王渡過河流,同行者都親眼目睹了這件事。

  當抵達察讓寺後,究給 企千法王便開始傳授「道果」,他宣布過午不食,且不在法會之外的時間接見任何人,他想要獨處。後來當「道果」進行到「三密續」(或「三續」)時,他似乎未注意到時間,且似乎此後就會經常不休息、不進食地安坐在法座上,直至午夜時分。隔天早晨他仍會準時出現,且看來似乎非常正常,之後又會像前一天一樣。有時午夜過後,他必須被護持離開法座,但離座時他仍會持續進行傳法,就有如一直沉浸在喜金剛壇城的淨相中,任何事也沒發生一樣。

  這情形持續了十五天,他的容貌在這段期間時常產生變化,眼神不時會讓在場的人想到喜金剛等密續本尊的面貌。因為同一時期也正在進行結夏安居,所以在這幾個月當中,每天傍晚大約五、六點時,僧眾都會誦經作晚課或繞寺經行。在傳授「道果」的那段期間,每天傍晚僧眾在經行時,天空都出現一道彩虹,通常它會向下延伸觸及寺院,人們也經常會看到太陽的周圍有一輪彩虹。有些弟子擔心這些徵兆可能是預示這位導師不久即將圓寂,因此慕坦皇室以及其他人舉行許多場法會,迴向仁波切能長壽住世。

  當「道果」傳授完畢,而結夏安居亦已圓滿後,法王對侍者說,人們似乎以為這些彩虹景象全都意味著他即將圓寂,其實並不如此,這些彩虹是一種吉祥的象徵,表示哦千•貢噶•桑波對仁波切感到很歡喜,因為究給 企千法王遵循並持守他的教法,實踐了他的種種大願。這些彩虹景象表示哦千的加持,因為他對法王在慕坦的廣大佛法事業感到非常歡喜。這故事證明禪修本尊喜金剛,以及上師哦千•貢噶•桑波的攝受加持。

  當時他受邀依據覺囊•塔拉那沙的修持指引,傳授覺囊傳承的時輪金剛大灌頂,以及覺囊巴的「時輪金剛六支瑜伽」完整教授。依照慣例,在準備灌頂法會時,法會侍者必須實際製作一個代表的壇城,以便在法會中開光修法。通常法王都會讓法會侍者單純地依照經典的指示,和過去所學來準備壇城,而不會給予太多的指導。

  然而,此次法王卻指示法會侍者古魯,要非常如法地製作壇城,他坐在一旁詳細指導製作的細節。有個金屬盤子塗了一層奶油薄膜,好讓它有點黏性並在上面排列一些榖粒來代表壇城的所有本尊。後來當仁波切在準備灌頂時,他的法相就開始變得非常有威力。

  當時輪金剛灌頂,進行到為智慧壇城諸尊的實體壇城開光時,法王說時輪壇城諸尊真的正現身於佛壇的壇城上方。有位當時在場的人描述,當法王說這些話時,他的語調變得異常沉重,就如自己正清楚地見到這番景象。灌頂結束之後,法會侍者在收拾壇城時,發現曼陀羅盤上有些清楚的圖案。這些圖案既不在奶油薄膜下面,也不在上面,而是出現在那薄層奶油裡面。有八個清晰的花朵形狀環繞在盤子的周圍,另外兩個花朵則出現在盤子中央,總共有十個「蓮花」圖案。每個人都看見了,並且拍下照片證實。

  在時輪金剛的壇城中,有兩尊中心本尊──佛父時輪金剛和明妃一切母佛母,周圍則環繞著八尊空行母,就如同在其他如喜金剛或勝樂金剛等密續本尊的壇城中,所看到的一樣,所以這些花朵圖案可被視為本尊真正降臨的徵象。在傳承祖師的傳記中,壇城中的「花朵」是成就的表徵之一。根據典籍中的描述,這些徵象有兩種形式,有些是如這次一般自然地出現在壇城上面或裡面,有些則是從空中飄落在壇城上。

  究給 企千法王年輕時每天都會禪修四次,每次時間長達四到五個小時,這種嚴謹的修行生活,直到今天始終奉行不輟。有時法王可在一次禪修中圓滿修完兩、三次喜金剛,或其他本尊的全部儀軌。他一生至今每晚都只睡一至一個半小時,這也有助於他的修行。正是由於這種無須睡眠而持續修行的能力,使法王能持守許多薩迦珍貴傳承的每日持誦誓戒,否則這種連續不斷的每日持誦,可能就會在中國入侵西藏而逃難時中斷。也正是因為對佛法修行的堅貞不移,使許多人視法王為已獲殊勝成就的上師,以及薩迦派修持傳承的中心人物。

  據傳究給 企千法王持守隱修瑜伽士的修行方式,這是因為他利用許多時光閉關修行,因此他被認為是位隱修上師。他已圓滿好幾次為期三年的禪修閉關,至今仍遵循印度的毗瓦巴和西藏的密勒日巴等過去佛教成就者的典範,維持一天大約禪修、誦經二十小時的嚴謹修行生活。二○○六年,究給 企千法王已高壽八十七歲,仍持守著這種不凡的修行與佛法行誼。

  薩迦•崔津法王曾如此讚歎究給 企千法王:「有許多人因聽聞經典而證得智慧,有些人因思惟佛法而證得智慧,只有很少數人因修行而證得智慧。而究給 企千法王則證悟全部三種智慧。我們應深深慶幸自己具足如此圓滿的因緣能見到究給 企千法王,這件事本身就是種偉大的加持。」


 

籌備處地址:台中市東區富榮街23-9號4樓   電話:(04)2213-0737  傳真:(04)2213-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