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思巴佛學院
薩迦傳承
上師法相
薩迦法王
究給仁波切
阿貝仁波切
佛法釋疑
專題報導
佛教故事
聖地記事
活動訊息
聯絡我們

簡傳

  西藏瑜珈士 恰達仁波切(Kyabje Chatral Rinpoche),1913年6月生於西藏康地,過去四十五年曾放生無數動物,自己也是純素食者。至今(94歲)還活躍於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區。仍然騎馬到喜瑪拉雅山指導多處山區的關房。要跟隨他閉關的人,需能住山上喜瑪拉雅山(6000ft)且是素食者。連仁波切的侍者、女兒和廚房工人都曾在喜瑪拉雅山閉過三年的素食關。

現年94歲的恰達仁波切(Chatral Rinpoche),目前在寧瑪派(Nyingma)中從事保存西藏最古老的佛教傳統,他大半輩子都在山中。

他表示:「在我雲遊的喜馬拉雅山中,不論是在康省(Kham)、安多(Amdo)或其他西藏各地,我都遇到過許多不吃肉的喇嘛。」他說:「在瞭解肉食與喝酒的種種壞處後,我就發願要斷掉這類食物,我也向我的信徒們宣布這項道德規範。因此,任何追隨我的人都不能違反這條道德戒律。」許多人認為西藏佛教徒的修行人,能將動物的肉轉換成能量,進一步讓動物解脫,並獲得較高的開悟的次第。

對於這個觀點,恰達仁波切表示:「有些有傳承且善根具足的修行人,會因修習某種密續靜坐法門,而得到超自然的力量後,確實能藉由食用動物的肉,使該動物死而復生,並幫助他們提升到較高的開悟的等級。不過這樣做並非為了果腹,唯一的目的是要幫助這些動物。我個人並沒有那種力量,因此我絕不吃肉。否則,我會犯下罪業並得到惡果。我不會假裝自己很有力量而吃肉,相反的,我完全避免葷食。」

恰達仁波切,親身證明西藏密宗修行者,有能依教奉行,不殺生的素食傳承。過去常有藏密修行者常說我是密宗,所以是可以吃肉。這個邏輯,早在四十五年前已被寧瑪巴(紅教)的白衣傳承恰達仁波切依法親身證明是不合理,也不如法的。以下節錄恰達仁波切,過去三次有關素食的開示,請各位顯密行者以清淨法性,自行參考。
西藏瑜珈士─恰達桑結多傑仁波切(Chatral Sangye Dorje Rinpoche)

救生的利益 The Benefits of Saving Lives

  在上師,阿彌陀佛,以及諸位見習菩薩前我頂禮。讓我簡短地來說明,放生贖命的利益。

以完全清淨的動機和行為,令眾生免於被殺害與免於身處危險毫無疑問地,這是一切釋迦佛子所應該有的修行。

諸多的經典、密續和論述中都詳細地提到放生的益處:
印度西藏,有無數博學與成就的大師,都強調利益眾生的價值與重要性;即使是小乘的行者也要避免傷害眾生,而在大乘中這亦是菩薩修行的要點,在密乘中,這更是寶生部主要的三昧耶。

它背後的理由是:「在這個世間,眾生最珍惜的就是自己的生命。
所以最嚴重的過失就是殺生,而一切有為的善行,沒有比救命放生能帶來更大的功德。」
因此,假如你真的希求快樂與利益,就請致力於這無上的法門吧!它是經過了經教與辯論的證明,並且可遠離於一切的障礙與潛在的危險。
以自身為例,設身處地來著想,如是避免傷害其他眾生的行為。
盡一切的努力,不要傷害其他眾生的生命,不論是鳥、魚、鹿、牛乃至於微小的昆蟲;反而要去拯救他們的性命,給他們庇護,使其免於恐懼,這樣的作為,其利益是不可思議的。這是延長自己壽命的最佳法門,也是對生者和死者最盛大的宗教法會。這亦是我利益眾生最主要的修行。
它能消除一切外在與內在的逆境與障礙,自然而不費力地帶來良好的機緣;而且,當我們發崇高的菩提願來實行,完成之後,請以清淨的願文來迴向。如此,就可以促使我們走向究竟的証悟,成就自利利他的功德。請你不須去懷疑,這一切救生的利益!
凡是有心向善行善的人們,都應避免在他們的住處打獵捕魚。尤其是有些鳥類,例如鵝和鶴,被牠們的業力驅動而遷徙,秋季南飛,春日北返;有時,因為飛行的勞累,或是迷失了方向,他們被迫著陸,因而感到困苦、害怕與焦慮;此時,你不該丟擊石塊或是射擊牠們,不該殺害,傷害牠們而是要保護牠們,讓牠們能夠輕鬆地再度飛翔。
對於處境艱困、失去依怙的眾生,施予關懷與同情,其所得之功德,等同於在空性修持中以慈悲為主體所得之功德。這是尊貴的阿底峽大師(Atisha.)所說的。
喇嘛、官員們、僧眾、尼眾、男眾與女眾們,在你們所能掌控的處所,在你們能力範圍內,請發揮所有的影響力,去釋放動物、拯救牠們的生命。在任何行此善業之處,人們與牲畜的疾病都會止息,農作物得以豐收而壽命得以延長,眾生都得以享受愉悅與富饒,在命終時能夠免於恐怖妄境,往生善道而有美好的來世。最後,毫無疑問,將會導引行者輕易達到無上圓滿的証悟境界。
多卓醫師(Doctor Dordrak)供養了一條哈達和一百尼泊爾盧比。為了回報他的請求,這位持續努力在放生,名叫恰達桑結多傑(Chatral Sangye Dorje Rinpoche)的佛教徒,無造作地寫下他心中浮現的字句。以此功德,願一切眾生,都能行開悟之善行!

Mamakoling samanta!救度聖母願吉祥

論肉食

  根據別解脫戒 ,菩薩戒和密乘戒等三種戒律:都不允許吃含罪性的食物─肉類。因此佛說:“我未曾允許,也不會允許,將來更不允許吃肉。”他宣稱:“我的跟隨者都不允許吃肉。”

一、 一般而論,屠夫和買肉者將一同遭受滾燙地獄之苦。
二、 佛曾說:「為營利殺生和買肉都是邪行。這種行為將導致投生於可怕的地獄。」
三、 蓄意吃肉則是違反佛的戒律。
四、 佛在《楞伽阿跋多羅寶經》(Lankavatara-sutra)說:

 「肉即使經過祈福,乞求或慾求都同樣不清淨,因此戒吃肉。」

諸佛和我自己都禁止吃肉。當眾生相食都將輪迴為肉食動物。肉食者氣味腥羶,傲慢不恭,生來弱智,屬低等次地的人。
既然諸佛,菩薩,羅漢都指責肉食。那些仍然靦然不慚地吃肉的人,通常將失去覺知。這些放棄吃肉的人,將投生於聰慧富足的婆羅門。如果聽到,看到,或懷疑肉品的來源是由屠夫宰殺牲畜所取得,還吃這些肉都應該受到責備。
天生肉食的理論家們,無法理解這個道理。這些人將提出肉食的愚蠢理論,說:「肉是合適的食物,無可非議並且也是佛陀所應允的。」
一個內行的佛弟子,應樂於當合適的素食者,並且認為吃肉如同吃自己的兒子。對心懷慈悲者,在任何時空環境下都不可以吃肉。吃肉是令人恐懼的決定,會讓我們在走向涅槃之道產生障礙。不吃肉是個聰明的象徵。
在《涅槃經》(Parinirvana Sutra)中提到,佛告迦葉(Kasyapa):「佛子,你們這些證得聲聞(shravaka)次第者,從今以後不准食肉,即使是誠心供養的肉品,也當視為自己的親子的肉。」
迦葉問佛:「尊者,為何不准食肉?」
佛回答說:「佛子,食肉有礙慈悲心的起發:因此,從今以後,迦葉,諸佛弟子將禁止食肉。肉食者行住坐臥所經之處,其他眾生聞之無不驚恐。佛子,如同吃大蒜者,人們將厭惡其味道而遠離。同理,當動物嗅知肉食者,牠們將畏懼死亡的到來。
迦葉問佛:「尊者,僧尼和沙彌都依賴他人的供養而得到食物,當他們接受的食物當中雜有肉類時,該怎麼辦?」
佛回答:把食物和肉分開,清洗食物之後再吃。你應當使用沒有腥羶味的缽,如果有肉味就應該先清洗缽。如果食物中夾雜太多的肉類就不應該接受。如果你看見食物中有肉就不應吃,你若吃了將會累積你的惡業。如果要我詳細訴說不吃肉的理由,一時將無法言盡。」 但我已經給簡明的回答,因為我入滅(般涅槃) (parinirvana)時間也到了。
在《央屈利摩羅經》(Angulimala Sutra)和Siksasammucaya戒律概要中,佛陀再次深入地闡述吃肉的害處。在蓮花生大士的巖藏法教─《珍寶燈論》(Rinchin Dronme –The Precious Lamp)中明白譴責吃肉的人士。

 「所有的佛子,僧尼凡俗等,有七種佛的戒律應當遵守。這包括四根本戒和禁食酒肉和夜食。」

那些爭論者說佛禁戒食肉只適用於小乘的七重戒律,與大乘和金剛乘無關,持這種看法顯然表露出他們的知識不足。他們未曾見到以下的大乘經文:
「吃肉是輪迴三戒之食,是斬斷解脫道的利劍,是燒盡成佛之種的火,如雷電霹靂終結了投生於善道或取得珍貴人身的機會。」既然僧尼凡俗都不可以吃肉,那些具有佛教行者身份的人,更不可以吃肉。行菩薩戒的人,吃眾生的肉,當獲大罪。因為過去生中,眾生都曾經做為我們的父母。即使在金剛乘,在獲得無上清淨的見地之前,也是禁止吃肉。
啤瑪朵都(Trulshig Pema Dudul),在清淨見當中提到:觀世音菩薩(Avalokiteshvara)曾顯現在我前方的空中,並說:「你在成佛的途中有些進展也獲得了一些知識,但是你缺乏愛與慈悲,慈悲是佛法的根本,有慈悲心就不可能吃肉,吃肉者將經歷許多的苦難和病痛。看那些可憐的人們!每個人都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受苦。不再吃肉的人,就不再遭受這些苦難。而諸佛、菩薩、上師、本尊、空行都會保護你。」聽到這些之後,他從此不再吃肉。
許多有名望的大師都曾經譴責,認為肉是有毒的食物。傳說中的施身法(chod)的女修行者瑪吉拉卓(Machig Labdron)說:「對我來說,吃肉是不可能的。當我看到無助的動物,恐懼仰望的眼神時,我感到極大的悲憫。」
十八世紀藏密寧瑪派聖者─持明吉美林巴(Rigdzin Jigme Lingpa, 1792~1897)說:「就如聖者嘉他也那(Arya Katayana)出外乞食時:當我看到肉時,會想到來自於前世母親。我們是否可以吃這些屠夫宰殺母親的肉?試想您的心情會是如何?因此如果我們誠實以對,不可能不對這些動物,不產生憐憫之心。」
有些自認為密教行者聲稱:至少吃一些肉,喝一些酒,可保持身體健康,要不然要面臨生病和死亡。」這並非事實,因為即使依佛法修行而死亡也是值得。如Tsele Rigzin 說:「我心甚深至誠來祈請,這一世或來世,不再與肉食者和喝酒者為伍,願出家眾永不出生於沒有道德觀,吃肉和喝酒的地方,即使我因不吃肉與喝酒而死亡,我仍是一位奉行佛法的真正修行者。」
菩薩吉美邱基旺波(巴楚仁波切)Jigme Chokyi Wangpo (Patru Rinpoche)說:「我們作為一個佛教徒,要接受三皈依(皈依佛、法、僧)。皈依佛,我們要修持以非暴力的行為來對待眾生。因此如果仍然繼續吃肉─來自於被屠夫宰殺無知的動物的肉,這是否和我們對所受的佛教徒的戒律有所衝突?」
在瞭解肉食與喝酒的種種壞處後。因此我在菩提嘎雅,菩提樹之前,懇請十方諸佛菩薩為證,發願不吃肉、不喝酒。我也將此誓言,加到我所有的寺廟。因此任何追隨我的人,都不能違反這條佛教徒重要的戒律。

對金剛乘行者的警惕語 A Powerful Message by a Powerful Yogi

當我來到印度後就變成素食者,第一次在印度菩提嘎雅,舉行寧瑪巴祈願大法會後,我還不是素食者。但是在第二次在印度菩提嘎雅舉行寧瑪巴祈願大法會時,也參加一個會議,當時我告訴所有與會的寧瑪巴的喇嘛:「所有佛教徒而言,菩提嘎雅是一個神聖的地方。當我們在此舉行祈願大法會時,但仍然吃著肉。這對佛教而言,是很可恥,而且是很大的侮辱。」

我告訴他們:「在祈願的大法會時,大家都不該吃肉。雖然西藏喇嘛是吃肉的,但如果連喇嘛都無法變成素食者時,實在是很可恥的。喇嘛首先要求自己終生持素,要能夠成為素食者,才可能教育一般大眾。所以請你們要求你們的喇嘛成為素食者,要不然我們如何期待一位仍然在吃肉且有宗教知識的人士,去教導如綿羊般,無知的大眾變成素食者。」  

薩迦派五祖之一雪謙袞嘎寧波(Sachen Kunga Nyingpo)很早就放棄吃肉和喝酒。從那時開始,漸漸的在寧瑪派有雅利班智達貝嗎旺交(Ngari Pandita Pema Wangyal),他是藏王赤松德贊(King Trisong Detsen)的化身,也是終身持素的。利美不分教派的上師沙巴索測策環造(Lama Zhabkar Tsogdrug Rangdrol是出生於安多Amdo),曾是一位嗜肉者。但當他去到拉薩,目睹屠場內很多動物被屠宰的情景後,便從此終身持素。他的眾多弟子亦變成素食者。還有很多其他宗派的修行人,包括薩迦派(Sakyapas,花教),格魯派(Gelugpas,黃教),噶舉派(Kagyudpas,白教)及寧瑪派(Nyingmapas,紅教),都因此成為素食者。

西藏東南部的康波(Kongpo),高生納索竹環造(Gotsang Natsog Rangdrol)要求他的僧侶們戒除酒肉。但由於住在康波斯利剛(Kongpo Tsele Gon)的僧侶們不願奉行他的要求,令他感到不悅,因而前往下康波(Lower Kongpo)的葛先匹(Gotsang Phug),並且在該地單獨閉關達二十至三十年之久。他禁絕所有「不善的行為」,例如吃肉、喝酒等,因此他終於得到證悟。因而被尊稱為高生納索竹環造(Gotsang Natsog Rangdrol),是一位具德的「上師」。

同樣地,顏加啤瑪朵都(Nyagla Pema Dudul),也是不喝酒不吃肉。他過著單獨隱居的禪修生活達二十至三十年之久,完全不靠別人之食物供養,只攝取土壤岩石中之精華,並且證得「虹光身」成就。他被尊稱為:虹光成就者─啤瑪朵都(Pema Dudul Tib Pad-Ma-bDud- ‘Dul),並與雅芝剛布南交(Nyagke Gonpo Namgyal)是生活在同一的年代。  

當我在不丹的時候,有些盛大節慶裡、或者為往生的人所行之「法會」中,會供應肉食。這種為往生者而殺生的行為,舉往生者的靈性提升和解脫道路上,將會造成障礙,對往生者也沒有好處。
恰達桑結多傑仁波切(Chatral Sangye Dorje Rinpoche)年輕時

喜馬拉雅山區的居民,皆為佛教徒。有些山區少數民族如湯勉族(Tamang also known as Murmi)和雪巴族(Sherpa)的上師們是愚痴的。為了食肉和喝酒,這些上師們竟然說:「這是必需的,因為他們是蓮師的弟子,而蓮師也是不戒酒肉的。」

蓮師是神蹟地降生的,並不像那些上師,要從凡夫的父母中生下來,蓮師被尊稱為第二佛。釋迦牟尼佛是「顯乘」經典的導師,而遍知的蓮花生大士則為「密乘」密續的導師,他並授記(預言)了將會發生的事情。

「戒肉食」是成就「世界和平」的一種方法。我已放棄肉食,並且不吃蛋糕,因為蛋糕含有蛋。吃肉和吃蛋是一樣的,蛋會孵化為小雞,而雞亦是有情(有情感的生命)。例如:殺害在孕婦腹中未生之胚胎,和殺害出生後的嬰孩是無分別的,這種殺業是同一的惡業。這是我不吃蛋的原因。

你們的工作(see www.semchen.org)並非無用的,而是很有效用的。這些訊息,並非單單給予佛教徒。每個人經過推理思考,就能夠瞭解。尤其所有這些有學識的科學家和醫生們,應作如是思維:「吸煙和吃肉是否有益的呢?」
只要看看,一個吸煙者與非吸煙者,那一個壽命較長呢?他們誰會較多病呢?從中即得到啟示。你們這些大學生們,能夠思維所有理由,並且找出箇中的道理。我只會說藏語,不懂得說其他的語言。但我學習了佛陀在外在戒律和內在金剛乘的教法,尤其是我曾經學過不少學者和瑜伽師的大圓滿(Dzogchen)的著作。他們一致說:戒吃肉能致長壽。
如果我回顧我的家人年紀時,當中沒有一位能夠活過六十歲的,我的親人皆已死亡。但由於我離開家鄉,禁絕煙酒肉食等,我今天已經九十三歲(2006)了。我仍然能夠行、坐且能乘車或坐飛機到各處去。數天前我才去了何蘭普(Helambu)的哈更崗(Lhahkhang Gon),在那埵酗@間新的雪巴(Sherpa)廟仍在建築中。
你們請求我來談「吃素」的原因,這些談話是可以公開的。我所告訴你的全部是真話,並無虛言。這些講話是基於佛教典籍、祖師們的教法和我個人的經驗,而不是來自學者的討論。
因此請你們要將此訊息廣為流傳,我亦隨喜你們的功德。你們的努力肯定是有功德的。你們應該繼續這個運動,來教育佛教善信眾生與在位弘法的人。你們應該將上述的道理,告訴那些在高位的、自以為地位顯赫重要的上師和活佛,寺院的僧團,社會上層的人士,那些能夠用常識推理的人及普羅大眾和那些地位低微者甚至於這些缺乏知識的人。這是我要說的。
「我只是一個虛弱的老人(現年94歲/2007),這是應你們要求的所作的「開示」,所說的真心話。請將以上訊息,公開廣為流傳,不需要有任何的隱藏。」

迴向文
願諸眾生皆得樂,願下三道永常空,
願眾菩薩常示現,願此祈願能實現。

此「訪問稿」出自2005年5月29日,恰達仁波切對「西藏自願保護動物組織」發表的一篇講話。由堪布多傑司鈴(khenpo Dorjee Tsering)及針豹苙旦(Jamphel Rabten)記錄,並卓尼生母(Chonyid Zangmo)翻成英文。David Yen中譯。

1解脫戒:
「戒」:有別解脫戒、定共戒、道共戒之別。
「別解脫戒」:為個別守持,而得個別解脫的戒,如五戒、八關齋戒、沙彌戒、比丘戒等;
「定共戒」:為修得初禪及四禪定者,以定心為體,自然不會有犯戒行為;
「道共戒」:是修行人見道之後,於無漏心行之中,自能防非止惡。
能攝心當然就是戒,持戒也是攝心。但持戒要能貫穿到定、慧,必須回歸到心地上來,達到如《六祖壇經》中六祖所說的「心地無非自性戒」。戒不只是戒外在的行為,也要戒內在的心念,用功的好,能夠引發禪定、智慧。
2 入滅(般涅槃)(Pari-nirvana, Sanskrit parinirvana):
涅槃是梵語,正音為波利暱縛男,舊云涅槃,今順古亦云涅槃。又名泥洹,或云涅槃那,皆音之訛略,或楚夏不同。舊譯為滅度,或寂滅、無為、解脫、安樂、不生不滅等,名雖異其義則同。

籌備處地址:台中市東區富榮街23-9號4樓   電話:(04)2213-0737  傳真:(04)2213-1633